第1章

1997年6月,浚县拘留所。

宋知薇站在不远的树荫下,明亮的杏仁眼紧盯着那扇冰冷的铁门。

这时,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里面走出。

宋知薇一眼认出,立马小跑上前:“老公!”

戚宿提着包裹,抬眸看来。

他剃了寸头,那双孤冷的眼神在棱角分明的脸上写着疏离。

“嗯。”戚宿冷淡回应。

三个月前他替好友出头却反被污蔑,被以聚众斗殴等罪名拘留。

戚宿收回视线,往前走着:“你来做什么?家里留给你的钱这么快就用完了?”

宋知薇心中一紧。

自从她嫁给戚宿后,母亲经常逼着自己向戚宿要钱。

不知不觉中,她的形象已经变得这么不堪。

宋知薇抿了抿唇,挽住男人结实粗壮的手臂:“老公,我就是迫不及待想见到你。”

戚宿冷着张脸:“我看你是闲的。”

宋知薇看着他冷峻的侧脸,心里一寸寸失落。

一个月前,她重生了。

重生前的她是一本年代文里的炮灰女配,而男主正是自己老公戚宿!

她被母亲当做摇钱树,仰不愧于天府不怍于地,却还是落得最惨的下场。

而这一切都只因为她是女配,就该衬托女主角的真善美!

想到这,宋知薇的手不自觉的抚上小腹。

上辈子她没护住孩子,也没护住自己。

所以,这一世她都要讨回来!

和戚宿结婚一年,但他对自己却还是很冷漠。

她知道他爱小孩,便想……

正欲开口,宋知薇却被旁边两个男人的说话声打断。

“我在里面蹲五个月,我老婆居然怀孕了三个月,是不是当我好糊弄!!”

“一个女人在家,难免会出事啊。”

宋知薇一下呆愣住,看向一旁的戚宿。

他会不会也怀疑自己?

毕竟小说中这个时候她还没发现自己怀孕,而是在房事时出血,去医院检查才知道的……

戚宿停下脚步,看过来:“还不快走?”

宋知薇一听,垂下摸着肚子的手,立即跟上。

……

一小时后,华宋街道。

这一片全是青砖黑瓦的平房,独门独院,邻居很多。

戚宿的名声不好,一路都有人嚼舌根。

宋知薇视而不见,拉着戚宿就往家里去。

厨房也烧好了热水,浴房备好了干净的衣服。

待戚宿洗完澡出来时,桌上也已经摆上了精致菜肴。

如此反常,实在奇怪。

戚宿蹙了蹙眉,在宋知薇对面坐下: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

宋知薇摇头:“没有,我就想让你回家舒服点。”

戚宿深沉的眼神落在她脸上,许久才收回视线。

看守所里的伙食并不好,戚宿足足吃了三碗饭。

晚饭结束后,戚宿主动收拾碗筷。

宋知薇便去浴房洗澡。

等她回房时,便见戚宿已经躺在床上。

他手上拿着本发黄的书看的仔细,身上露出的肌肉线条极具美感与力量。

宋知薇脸红心跳,靠了过去。

身旁的人把书一撂直接将她拉进怀里。

他低头亲吻。

宋知薇想到进医院的事,立马推着男人:“你先等等!”

戚宿停下,头埋在她脖劲前呼气:“怎么了?”

宋知薇羞赧:“不可以,我怀孕三个月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