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以他之名

第2章以他之名

说完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的叶枫,娇俏的小脸儿顿时就冷到了极点。

“姓叶的你居然还没死,你知不知道你把我姐坑成什么样了?债主听说公司一组全都找上了门,现在正堵着我爸**命呢,叶枫,你就是个畜生。”

申玉婷越说越生气,抬手就朝叶枫的脸抽了过来。

叶枫闪电般的伸出了两根手指,夹住了那只雪白的手腕,旋即便看向了一脸紧张的申玉颜。

“玉颜,去办出院吧,咱们回去去看看。”

申玉婷有些惊愕,她用力的抽着自己的手,却觉叶枫的手犹如铁钳,把她箍的死死的,半点都动弹不得。

“你,你干什么?”

申玉婷又羞又气,脸刷的一下就红了。

叶枫手指一松,人已从床上走了下来。

对着狠瞪着他的申玉婷道:“男人的脸可不是随便打的。”

说完就出去找申玉颜去了。

看着叶枫的背影,申玉婷一阵错愕。

这还是那个嬉皮笑脸的叶枫吗,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?

叶枫已经来到了楼下,申玉颜你刚好把出院的手续办完。

“老公,你真的没事儿吗?”

她担心的问。

“没事,挺好的,走吧。”

两人挽着胳膊出了医院,申玉婷也追了上来,三人上了车,就直奔申家的别墅。

院子门口果然停了不少车,还站了不少保镖模样的人,看样子这些人的身份都不简单。

申玉颜已经急了,推门儿就朝屋里跑。

“爸,妈,你们怎么样了?”

叶枫随后进屋,偌大的客厅里坐了两拨人,靠左侧的沙发坐了一对老人,应该就是申家的父母,他们的身边并排儿放了五个婴儿床,一个一岁大的小婴儿,正躺在一起并排儿的睡着觉。

看着那些粉嘟嘟的小脸儿,叶枫的心里顿时柔软起来,这么好的家庭和孩子都不知道珍惜,原主的确是该死。

旋即又就看向了分坐在东南两角的两伙人,一个年近五寻,一个二十几岁,模样儒雅俊美。

不禁微怔,这年轻人他竟然认识,正是北境的世家新秀宋云风,而且还和他有些交情,确切的说,这个人是他上辈子的脑残粉。

打量之际,申玉颜已经开了口,她语气淡淡的说道:“郭叔,宋先生,申家和二位的合作还没结束,不知你们为什么突然上门,如果是拜访,麻烦先打个招呼,我申玉颜也好摆下宴席,不至于如此慢待。”

郭兴国是个将近五旬的中年人,一双眼睛精忙内敛,让人看不出深浅。

他笑了笑道。“不愧是申家的大小姐,无论何时都是这般的有气势,宴席就不必了,听闻你们陆家的赘婿把华天给输了,我很想知道申小姐要拿什么东西来交货,如果到了规定的时间交不出芯片,咱们两家将会闹的更加难看,倒不如现在赔些违约金,也不耽误咱们去找下家。”

宋云风在一边点头道。“郭先生说的没错,就是这个理,云峰电子公司是个小门小户,可遭不起这种损失。”

申玉颜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。

她花费了极大的心力从两家拉到了定单,本以为能靠这笔买卖让带死不活的公司气死为生,谁料却闹到了这种地步。

叶枫皱了一下眉头,看样子必须得尽快想办法把申玉颜的公司给拿回来。

旋即看向了郭兴国,目不斜视地说道。“既然已和郭先生签订了合约,无论如何,我们都会按时交货,眼下期限未到,贵方大可不必如此心急。”

郭兴国挑了挑眼皮子,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。

“你就是叶枫吧,你这种废物有什么资格跟我在这侃侃奇谈,这是我和申家的事,和你这种垃圾无关。”

叶枫扬了一下嘴角,神色平淡的说道。

“申玉颜是我的妻子,申家的事就是我的事儿,你觉得和我有没有关?”

郭兴国不由一震,这种充满了压迫感的眼神,会是一个垃圾所能拥有的吗,难道叶枫在扮猪吃老虎,又或者另有来头?

见他没说话,叶枫又走向了宋风云。

用中指沾着杯里的茶水,在桌子上画了一个似小剑般的图案。

“我是那个人的表弟,我可以用他的名义担保,这批芯片绝对会如日交付。”

宋风云一怔,腾的一下站了起来,神色顿变得无比尊敬。

“叶先生原来是......多有得罪了。”

他微微欠了一下身儿,又说道:“既然都是自己人,也用不着再受合同的束缚,那批芯片申小姐想什么时候给我们都行。”

说完又从兜儿里掏出了一张支票,刷拉一下写了一个50万的数额。

“第一次见到孩子,没什么能拿的出手,还望叶先生不要嫌弃。”

把支票往叶枫的手里一塞,便挥手道。

“那就不打扰了,咱们走。”

看着头也不回走掉的宋风云,郭兴国一阵错愕,这小子在北境也是有些名号的,怎么会对一个垃圾赘婿有如此大的转变?

寻思之际,夜风的目光已经转向了他。

“郭总,你怎么说?”

郭兴国脸色变幻了一下,人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“那就看在合作的份上给你们一次机会,如果不能如期交货,我可不管你是谁的弟弟,到时候申小姐也不要怪我翻脸无情。”

啪的一声闷响,宋郭两人的人马已经走的一干二净。

申家二老和两姐妹全都看向了叶枫,怎么也没想到平日,只会混吃等死的垃圾,竟然把这件事处理的这么漂亮,而且还隐隐有种压制他们的感觉。

气氛沉默之际,一个孩子忽然哭了,哭声就像会传染似的,一分钟,五个宝贝儿都相继哭了起来。

几个人都奔婴儿车跑去,十分默契的一人抱起了一个,瞬间尴尬的气氛就消了。

申父是个老狐狸,已从郭宋二人的表现上看出了几分不寻常,一边哄着孩子,一边瞅了叶枫道:“既然你愿意担当,过去的事儿我也不能老揪着不放,只要你能把玉颜的危机接触了,以后就还是我们申家的好女婿。”

申玉婷立即吃惊的张大了嘴。

按他爸的脾气,不把叶枫打成猪头,肯定不会罢休,没想到这么快就翻过页去了。

莫非叶枫真的有其他的能耐不成?

却见叶枫点了点头,道:“这点您可以放心,我这就去找张少强。”

把孩子递给了申玉颜,就往外边走,北境那边还有很多疑团未解,他也想早点把申玉颜的事给处理完。

转身的时候,申玉颜在身后喊了一声老公,叶枫没有回头,申玉颜确实不错,但是他另有所爱,还是不要多造情孽的好。

十分钟后,他来到了张少强的强豪公司,一到门口就被两个保安给拦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