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想走怎么可能

第4章想走怎么可能

叶枫被推进了门,才发现二老和申玉婷都没在,屋子里就两个保姆在逗着孩子,看到两人进来,赶紧退到了一边。

申玉颜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了保姆,就拉着叶枫来到了婴儿车边。

“老公,你看我们的宝贝长的多像你啊,长大以后肯定也会成为你这样的大帅哥。”

她温柔一笑又说道:“就算公司要不回来也无所谓,只要你能陪在我身边就够了。”

如此掏心窝子的话,是个男人都会动容,叶枫也不例外,争战沙场多年,他比谁都渴望拥有一个温暖的家,忽然脑中闪出了另外一道倩影,眼中的温情顿时沉了下去。

还有一个女人在北境等着他,他怎么能沉沦在这并不属于他的温柔里。

“你放心吧,公司肯定会拿回来的。”

退一万步来讲,就算他真的赌输了,也无所谓,上辈子的账户里还有二十几亿,大不了给申玉颜重开个公司。

刚才他也用密码取出了一亿,申家那个价值五千万的公司,简直就是小儿科了。

申玉颜温柔的笑了笑。“只要你能收心,比什么都强,其实我手上还有一点小钱,实在不行,咱们就从头再来好了。”随后又好奇的问道:“老公,你什么时候学的功夫,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?”

叶枫有些尴尬。“这个......以前就会,就是你太惯着我了,根本没有用的机会。”

“可是你救我那次,也没用武功了啊?”

想起和叶峰认识的情景,申玉颜不仅有些好奇。

叶枫肯定不能告诉她那件事儿是身体的原主设计的,随便胡诌了几句,就逃也般的上了楼。

一小时后,两人来到了辛格顿酒店。

今天是本市商界大鳄江老的六十寿宴,申玉颜初做生意那会,江老也帮衬不少,所以她不能不来。

叶枫在商场上认识的人较少,也不太喜欢这种应酬的场合,就走到一个角落处坐下,有一口没一口的喝起了酒。

这时,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走到了他的面前。

“啧啧,这不是申家的软饭男吗,听说你豪气的狠,把申玉颜的公司都给输光了,居然还有脸跟她一起出来,要不要跟哥赌一把,谁输了,就在地上学着狗叫爬一圈。”

他身边的女人立即娇笑道:“江少,叶少不是你的好哥们儿吗,你这么对他,就不怕他心里难受吗?”

白衣男人讥笑了一声。

“这种货色也配跟我江玉安做朋友,还真以为随便儿喝上两顿就可以称兄道弟了,那我白玉安岂不是太没品了。”

叶枫一直都没说话,他手上捏着酒杯,嘴角上挂着浅淡的笑容,就仿佛看猴子一般的瞅着俩人。

白玉安很快就发现了不对,顿时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的骂道:“你看什么,敢不敢赌,你特么快点放个屁。”

“呵。”

叶枫冷笑了一声,淡淡问道:“赌什么?”

白玉安在桌子上扫了一圈,忽然把挎着自己的女人推了出来。

“就赌她能不能喝光这两瓶红酒。”

女人皱了皱眉,娇笑着锤了他一下。“讨厌,干嘛拿人家当赌注啊?”

叶枫却点了点头。“可以。”

白玉安立即说道:“我赌她能。”

对于自己的新宠有多少酒量他还是知道的。

叶枫无所谓的点了点头。“那我就赌不能,但是我得再加一个赌注,输的人留下一根手指,作为纪念,怎么样?”

白玉安仗着自己有些家世,以前也没少欺负原主,叶枫虽然不喜欢原主这种废物,可占了人家的身体,总得付出点儿报酬。

白玉安想也没想就答应了,因为他不可能输。

身边的美女已经利落的起开了红酒。

“那我可就先喝了。”

说完一扬脖一瓶红酒便像凉水一样的倒了进去。

白玉安顿时面露喜色,他们赌的是她能不能喝,可没说她能不能醉,两瓶酒下肚,对方是什么样,可就不管他的事儿了。

三分钟后,美女拿起了另外一瓶红酒,就在她凑到嘴边的时候,忽然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气息从脚下涌了上来,这股气劲儿流过她的双腿,直奔向胸腹,顿时一阵反胃,剩下的酒是说什么也喝不下去了。

白玉安见他拿着酒不动,父亲有些急,大声骂道。

“看他妈什么呢,赶紧喝呀!”

“对不起,白少,我,我真的喝不下去了。”

女人视觉肠胃被那股气息顶的不断的翻涌,强忍着没有吐出来,说出这句话已经是她的极限了。

白玉安的脸瞬间阴沉,拿起酒瓶子就要往她嘴里灌。

女人终于受不住,一口酒全都吐在他身上,接着就眼珠子一翻,晕了过去。

白玉安愣了一下,伸手就去揪女人。

“你赶紧给我滚起来。”

一只手突然出现,按在了他的手腕上。

“白少,愿赌服输,你是想先给我留个纪念,还是先学狗叫?”

叶枫的声音不小,不少人都朝这里看了过来。

白玉安的脸顿像被人打了一把掌,热辣辣的难受,但是很快他的眼中就迸出了一丝狠。

一个垃圾居然也敢威胁他,南市可是他的地盘。

左手抓起桌子猛地一掀,大声骂道:“学个毛,别给脸不要。”

话音刚落就见白光一闪,中指顿时一阵剧痛,接着一股殷红的鲜血就从手指上喷了出来。

叶枫已经站起了身,扔掉了手上的酒杯碎片,淡淡说道:“想走,怎么可能,白玉安,你现在可以学狗叫了。”